<i id='w91j6'><div id='w91j6'><ins id='w91j6'></ins></div></i>

      <fieldset id='w91j6'></fieldset>

        <span id='w91j6'></span>
        <ins id='w91j6'></ins>
        <i id='w91j6'></i>

        <acronym id='w91j6'><em id='w91j6'></em><td id='w91j6'><div id='w91j6'></div></td></acronym><address id='w91j6'><big id='w91j6'><big id='w91j6'></big><legend id='w91j6'></legend></big></address>

      1. <tr id='w91j6'><strong id='w91j6'></strong><small id='w91j6'></small><button id='w91j6'></button><li id='w91j6'><noscript id='w91j6'><big id='w91j6'></big><dt id='w91j6'></dt></noscript></li></tr><ol id='w91j6'><table id='w91j6'><blockquote id='w91j6'><tbody id='w91j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91j6'></u><kbd id='w91j6'><kbd id='w91j6'></kbd></kbd>

          <code id='w91j6'><strong id='w91j6'></strong></code>
          <dl id='w91j6'></dl>

        1. 可怕的古董

          • 时间:
          • 浏览:25

            “老安,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天早上,南濱市有名的古玩街一傢名叫“明記”的古董店裡傳出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咱們怎麼說也是幾十年的老朋友瞭,你怎麼能把一件贗品當作真品賣給我呢?”

            “這怪不得我,誰叫你當初貪小便宜呢?”古董店的老板老翟不慌不忙地說道。

            “我什麼時候貪小便宜瞭?明明是你跟我說,因為店鋪資金周轉不過來,需要我的幫助,我才花三十萬買下這個玩意兒!”

            “哪又怎麼樣?是你心甘情願要買的,我並沒有強迫你。再說瞭,你在這一行也混瞭這麼年瞭,怎麼會如此粗心大意,連看也不仔細看一下就把東西買走呢?”

            “這麼說,你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退錢,是吧?”

            “貨已出門,概不退換。”

            “那好!你給我等著!”

            看著老安怒氣沖沖地走瞭,老翟的妻子說道:“老翟,你這樣做好像不太妥當吧?”

            “婦道人傢,你懂什麼?”老翟不高興地瞪瞭妻子一眼,“我如果不這樣做,古董店的損失怎麼挽回來啊?那可是將近三十萬的資金啊!”

            “誰叫你當初貪小便宜來著?不然的話也不會中瞭那個臺灣人的道。”老翟的妻子說道,“不過你也真夠狠的,居然敢打感情牌,把贗品賣給多年的老朋友,點子可真夠狠的。”

            “沒辦法,無商不奸。”老翟得意地說道,“行啦,反正問題都已經解決瞭,這件事情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以後也不要提起,好不好?”

            “隨你的便。”老翟的妻子說道,“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那老安也不是什麼善茬,小心他日後報復你。”

            “想報復我?笑話!以我老翟今時今日的地位,能報復我的人他娘還沒生他出來呢!”

            “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用上稅。”

            老翟在傢裡呆瞭幾天,心裡感覺非常的煩悶,於是便想出去碰一碰運氣。

            “這一回你可要仔細一點,不要又上瞭別人的當。”出門之前,老翟的妻子交代說,“這個世上已經沒有第二個老安替你買單瞭。”

            “老婆,你放心。我這一回肯定擦亮自己的火眼金睛。”

            老翟來到市區的老城區裡,這裡有一個遠近馳名的“鬼市”,專門販賣從各地倒騰回來的各類假古董。

            說是假古董,但當中總有那麼幾件因為小販不識貨而被埋沒瞭的真品。你要運氣足夠後,買到這些真品,那你可就大發橫財瞭。

            老翟在“鬼市”裡,突然被一個老頭子販賣的東西給吸引住瞭。

            “老人傢,你的這個宋代瓷器賣多少錢?”

            “你是說這個紅狀元?老板你真是識貨。”老頭子瞇著眼睛說道,“這玩意兒,可是我從一個摸金校尉手中買回來的。既然老板你看上瞭,那就三千元成交吧!”

            “三千元?!”老翟聽見這個價格,他那已經跳得七勞八損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他奶奶的,這玩意兒是真品,市面上的價格可是高達十萬多元,現在卻隻需三千元就能買到手。這筆生意,真是太劃算。

            “不要買那玩意兒,不然的話你這一輩子可就完蛋瞭。”老翟剛把瓷器拿在手中,一個聲音忽然在背後響瞭起來。

            老翟回頭一看,看見一個頗有仙風道骨的老年人正一臉嚴肅地看著他。見多識廣的老翟立即意識到,這老年人說得話多半是真的,但是那十萬元的利潤實在太誘人瞭:“老傢夥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找死!”

            他沖著老年人吼瞭這麼一句,抱著那宋代瓷器匆匆地走瞭。

            回到傢裡,老翟鄭重地把瓷器放在清代的書桌上,慢慢地欣賞起來。

            “嘖!嘖!真是人間極品。”他不住的贊嘆道,“我老翟這一回走大運瞭。”

            他又仔細觀察瞭一會兒,猛地發現瓷器上有一處不顯然的紅色污跡。顯然,那是一灘血跡。

            “那老頭子真是粗心大意,竟然不小心將自己的血液粘在上面,弄壞瞭那可咋辦啊!”

            他拿起一塊嶄新的抹佈,試圖將那灘血跡擦幹凈,可是抹佈剛一碰到污跡,瓷器便發生瞭奇怪的變化。

            “這是怎麼回事?”老翟大感疑惑。

            瓷器在震動,並且發出“嗡嗡”的聲音,聽得老翟耳朵生痛。過瞭沒多久,當聲音和震動都消失時,幾十個紅色的影子忽然“呼呼”的從瓷器裡鉆瞭出來,把老翟嚇得幾乎心臟病猝發。

            那些紅色影子如同受瞭驚一樣的綿羊,在房間裡亂穿亂撞,不時發出“桀桀桀……”的怪笑。

            聽得老翟心驚膽戰。

            “你們是什麼東西?”老翟大聲呼喊道。

            那些紅色影子並沒有回答老翟,繼續在房間裡飛來飛去。老翟怒瞭,他隨手拿起旁邊一把古劍,對著那些紅色影子就是一頓亂劈。

            或者是因為殺氣太重的緣故,古劍對那些紅色影子具有巨大的殺傷力。一頓飯功夫下來,老翟已經將那些紅色影子劈瞭個一幹二凈。

            “終於搞定瞭!”老翟氣喘呼呼地扔掉古劍,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實在是太累瞭,剛一坐地上便一下子昏睡過去。

            “翟先生!快醒醒!”

            老翟不知道自己睡瞭多久,隻知道自己是被人大力的搖醒。他揉瞭揉眼睛,發現搖醒自己的是一名警察。

            “發生瞭什麼事情,警察同志?”

            “你自己做瞭什麼,難道還要問我嗎?”

            老翟吃瞭一驚,急忙抬頭一看,眼前的景象讓他徹底驚呆瞭。

            他的妻子,兒子,女兒,還有傢裡養的那一隻哈士奇,全部直挺挺的躺在血泊中,他們的身上佈滿瞭大小不一的刀傷,看上去非常隻恐怖。現場除瞭七八個警察之外,還有一大堆圍觀的群眾。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殺瞭我一傢老小?”

            “是你自己!”那警察頭也不抬地說道,他正記錄著老翟所說的每一句話。

            “我?怎麼可能!”老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好好的為什麼會殺死我的傢人?”

            “誰知道你是怎麼想的?”那警察說道,“我隻知道你的很多鄰居作證說,你在傢裡本來好端端的,突然像是發瞭瘋似的,拿起一把古劍就往自己的傢人身上砍過去。你的鄰居試圖阻止,也被你砍傷瞭。他們迫於無奈之下,隻好報瞭警。”

            “我剛才砍的是人,不是紅色影子?”

            老翟戰戰兢兢地往旁邊一瞧,看見那把古劍血淋淋地扔在地上,心裡一下子全明白瞭。

            “警察同志,這事情不能怪我。”

            “不能怪你?你可真是會說話!”警察冷冷地說道,“那麼多雙眼睛都看著你行兇,你怎麼還敢說不關自己的事情?”

            “這全都是那隻宋代瓷器在作怪。”老翟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原原本本地說瞭,後者聽後不住的冷笑,“翟先生,你是在跟我說《聊齋》嗎?”

            “不!我說的全都是真話!警察同志,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關鍵是在法庭上,法官不相信你。”

            警察頓瞭頓,又接著說道,“要我相信的話,除非類似你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

            或許是老天爺開眼,要老翟的冤情得以洗雪沉冤。警察剛要帶老翟上警車,一個年輕男子匆匆忙忙跑過來說道,“警察同志,不好瞭。古玩街街頭那裡,剛剛發生瞭一起兇殺案。兇手拿著一把古劍,將自己一傢老小全部殺光。最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兇手殺完人後,並沒有逃走,而是直接飲劍自盡。”

            “兇手是誰,你知道嗎?”

            “知道。他的名字叫做老安,和這傢古董店的老板一樣,都是販賣古董為生。”

            “老安怎麼跟我一樣,犯下同樣的案件呢?”老翟疑惑道。

            老翟的疑惑很快得到瞭解答。那個在“鬼市”裡見到的老人再一次出現在他面前:“老安的死,全都是因為報復你造成的。他在摸金校尉手裡,買瞭一個宋朝專門用來盛裝死人犯天靈蓋的瓷器。這種瓷器,殺氣極重,古人一般是將其扔進大海中,以免為禍人間。你的老安由於報仇心切,忘記這個殺氣重的東西,如果自己的命格不夠硬的話,不僅會害死人,同時還會反噬自己。”

            “原來如此。”老翟恍然大悟,“請問老人傢,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為我是茅山道士。”那老人說完這句話之後,頭也不回地走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