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2q651'></dl>
  1. <tr id='2q651'><strong id='2q651'></strong><small id='2q651'></small><button id='2q651'></button><li id='2q651'><noscript id='2q651'><big id='2q651'></big><dt id='2q651'></dt></noscript></li></tr><ol id='2q651'><table id='2q651'><blockquote id='2q651'><tbody id='2q65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q651'></u><kbd id='2q651'><kbd id='2q651'></kbd></kbd>
    1. <i id='2q651'></i>
      <ins id='2q651'></ins>
      <i id='2q651'><div id='2q651'><ins id='2q651'></ins></div></i>

      <code id='2q651'><strong id='2q651'></strong></code>

      <acronym id='2q651'><em id='2q651'></em><td id='2q651'><div id='2q651'></div></td></acronym><address id='2q651'><big id='2q651'><big id='2q651'></big><legend id='2q651'></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2q651'></fieldset>

          <span id='2q651'></span>

          校園鬼故事之目中無人

          • 时间:
          • 浏览:7

              一、戴眼鏡的女生
              凰筌私立高中在S城城南,依山傍水,是出瞭名的貴族學校,李野憑借全市中考狀元的優異成績被破格錄取。暑假後,李野獨自一人提著行李坐上瞭開往城南的地鐵。
              一個小時的路程,李野百無聊賴。
              “同學,你的眼鏡和我的一模一樣。”專註發手機短信的李野根本沒有註意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女生是何時出現的,他被她的突然發聲嚇瞭一跳。
              “哦,我的是打折處理貨。”李野禮貌地回答道。眼前的女生看上去和自己年齡差不多,一身碎花棉佈連衣裙,貌不出眾,鼻梁上架著一副紅邊眼鏡。
              旅途無聊,兩個年輕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當女生得知李野即將去的地方是凰筌高中時,竟然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沉默瞭一會兒後,女生表情嚴肅地說瞭一句:記住,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撒謊是凰筌高中的行為藝術。
              終點站到瞭,女生一轉眼的功夫就不見瞭,李野甚至沒有機會和她說聲“再見”。
              凰筌私立高中門口,一個高個子男生正四下張望著,在看到李野之後,遠遠地向他走瞭過來。
              “同學,你是李野?”高個子男生問。
              “嗯。”李野點點頭。
              “哦,跟我來吧,我是學生會主席,是你的學長,我們會住在一個寢室。”男生說,“我叫高陽。”
              高陽彎腰準備接過李野的行李箱,李野卻執意要自己拿,兩人相互爭搶時,高陽無意中碰掉瞭李野的眼鏡。
              “怎麼會?!”高陽倒吸一口冷氣,一連退後幾步,最後勉強靠在瞭身後的大樹旁。
              “怎麼瞭?”李野撿起自己的眼鏡問。
              “你的眼鏡竟然和她的眼鏡一模一樣。”高陽呢喃道。
              她?誰?
              高陽頹然地坐在地上,背靠大樹,一臉悲傷。
              半響,沉默瞭幾分鐘的他終於開口說話,娓娓道來她的故事。
              二、悲傷戀曲
              去年今日,高陽奉老師之命在地鐵站接待外地來的高一新生陸佳妮。那天,陸佳妮也是穿著藍棉佈碎花裙子,風度翩翩的高陽像個王子一樣出現在她的面前,內斂的陸佳妮對他一見鐘情。這是後來兩人正式交往後,陸佳妮在新浪博客裡記錄的。
              情人節那天,陸佳妮在操場上向高陽表白瞭,高陽接受瞭她的愛。其實,高陽在第一次見到這個女生的時候也在心裡暗暗地喜歡上瞭她。此後,兩個人出雙入對,一直是周圍學生羨慕的對象。
              陸佳妮和李野一樣是費用全免的特招生,因為凰筌高中是私立學校,所以在學校內是明令禁止談戀愛的。後來,高陽和陸佳妮的事被一個一直暗戀高陽的女生告到老師那裡去,學校要求陸佳妮當著全校學生的面寫檢討。可陸佳妮是一個倔強的女生,說什麼都不肯寫。後來政教主任向其提出瞭勒令退學的通告。
              說到這,高陽哽咽起來,似乎不想繼續面對痛苦的回憶。
              “學長,您沒事吧?”李野關切地問。
              “呵呵,不好意思,嘮嘮叨叨地跟你講這麼多莫名其妙的事,我帶你去寢室,走吧。”高陽強顏歡笑,疾步走在前面。
              天漸漸陰瞭下來,似乎一場暴雨即將來襲。李野眼角的餘光掃瞭一眼陰雲覆蓋下的學校,不由自主地打瞭個冷顫。教學樓像巨大的怪物潛伏在暗處,教室裡的燈光忽明忽暗,隱約透著晃動的人影。此時,他們在幹什麼?
              正想著,李野突然被角落裡的一束目光吸引住眼球。女生的表情很奇怪,她瞪大瞭雙眼,眼球似乎要沖破眼眶。李野忍不住走近幾步仔細觀看,天啊,那個女生像風幹的咸魚一樣被吊在樹上,嘴裡還吐著猩紅色的舌頭。遠遠望去,好像真人版的晴天娃娃。
              “怎麼不走瞭?”高陽回頭問突然止住腳步的李野。
              李野顫抖著伸出右手臂,指著不遠處的大樹,磕磕巴巴地說:“有人。”
              “哪兒有啊,你看花眼瞭吧。”高陽說。
              李野摘下眼鏡,揉瞭揉眼睛,當他再次把目光對準那顆大樹時,他確定,自己真的看花眼瞭。可能是換新眼鏡不習慣吧。他想。
              寢室樓就在眼前,高陽卻止住瞭腳步:“不好意思,我才想起,我還約瞭人,你自己進去吧。”他說。
              李野點點頭,邁步走瞭進去。這裡的宿管老師是個年輕人,看樣子比李野大不瞭幾歲。
              “這是205的鑰匙,記住不要去別的寢室亂竄。”宿管老師冷冷地說道。李野似乎能感覺到他呼出來的氣體都是冰涼透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