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zxrt5'><strong id='zxrt5'></strong></code>
  1. <tr id='zxrt5'><strong id='zxrt5'></strong><small id='zxrt5'></small><button id='zxrt5'></button><li id='zxrt5'><noscript id='zxrt5'><big id='zxrt5'></big><dt id='zxrt5'></dt></noscript></li></tr><ol id='zxrt5'><table id='zxrt5'><blockquote id='zxrt5'><tbody id='zxrt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xrt5'></u><kbd id='zxrt5'><kbd id='zxrt5'></kbd></kbd>
  2. <i id='zxrt5'></i>

    <ins id='zxrt5'></ins>
    <i id='zxrt5'><div id='zxrt5'><ins id='zxrt5'></ins></div></i>

      <fieldset id='zxrt5'></fieldset>
      <acronym id='zxrt5'><em id='zxrt5'></em><td id='zxrt5'><div id='zxrt5'></div></td></acronym><address id='zxrt5'><big id='zxrt5'><big id='zxrt5'></big><legend id='zxrt5'></legend></big></address>
        <dl id='zxrt5'></dl>
        <span id='zxrt5'></span>

          魂歸故裡

          • 时间:
          • 浏览:23

          現在正是臘月寒冬,二十九,馬上就要過年瞭,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襯著晶瑩的銀月,天上飄著一層薄薄的雪,紛紛揚揚地落瞭。在這麼冷的日子,誰還在工作?是建築工人們,在施工場地裡攀上三腳架,放橫梁。

          房子似乎馬上就要完工瞭,雛形已經打好瞭。

          在這時候,誰都不會想到,意外發生瞭,在建築工人李毅攀上三腳架的同時,三腳架毫無預兆地塌瞭,毫無疑問,李毅被埋在瞭三腳架廢鐵下,他隻聽見其他工人們的尖叫聲,暈瞭過去。

          當李毅醒來的時候,似乎是深夜瞭,同志們卻都不在,李毅看著四周,突然不知怎瞭,想傢瞭,他從兜裡掏出老母親給他買的手機,發現有一條短信,打開一看,是女兒寫的。他真的想女兒瞭,女兒今年八歲,他兩年沒看到女兒瞭,在四海漂泊,隻為瞭掙點錢。

          信上女兒的消息映在李毅眼中:爸爸,今年你年回傢過年吧,我想你瞭。

          短短幾個字,卻印在瞭李毅心中,兩行淚水隨之緩緩流下。

          回傢!不管拿不拿的到錢,都要回傢!

          李毅踏上瞭征程,他一路跑著,卻沒有絲毫疲憊,並且速度如飛。很是奇怪的是,李毅跑瞭幾個小時之後,大概四點鐘的光景,竟然跑瞭幾萬千米,到瞭傢。

          李毅耐不住的激動,推開瞭傢門,看到瞭已經熟睡的傢人,傢人們都熟睡瞭,他回到自己的屋子,不忍打擾妻女,於是走到窗邊,看著月亮。

          不對!怎麼是紅色的?不是隻有死人眼裡的月亮才是紅的嗎?他想到瞭一路來的種種不對勁,難道.......

          他不敢想瞭,在月光下的他,愕然沒有影子!

          他愣住瞭,也一下子想起來瞭,他從架子上摔下來,他走到鏡子前,照著鏡子,看見自己頭部流著血和白色液體。

          我,死瞭?

          李毅感到絕望,大哭起來,這一哭哭到瞭第二天六點,在這段時間內,他也想明白瞭,應該好好的,陪傢人過最後一個年吧。

          於是他走到客廳的桌子前,天亮瞭,傢人們一個個起來瞭,李毅想,用自己全身的力量應該可以讓傢人看到吧!

          果然,當李毅用自己的力量,他能觸碰到實體瞭,傢人也能看見他瞭。

          “兒子?”

          “爸爸!”

          “阿毅!”

          父母妻女都看到瞭他,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回來瞭,爸,媽,老婆,閨女。”

          一傢人在團聚的氣氛中,但李毅知道,這是最後一次瞭。

          一傢人一起過瞭一天,這一天,剛好是雪天,李毅陪著傢人一起去玩,貼春聯,放鞭炮。到瞭晚上,大傢一起聚在桌前,看著電視裡的春晚,吃著餃子,期待著十二點鐘聲的敲起,而李毅看著喜氣洋洋的一傢子,嘆瞭口氣。

          “好端端的,嘆什麼氣?”

          老母親問著。

          “沒什麼,哎,快看,這是那個誰來著?潘長江啊!”

          一傢子都將註意力轉移到瞭春晚上。

          “這是我跟你們過的最後一個春節吧。”

          李毅小聲叨咕著。

          唱完瞭難忘今宵,老人和孩子實在耐不住瞭,都去睡瞭,妻子本來想叫李毅一起去,但是看李毅沒有睡意,就帶著女兒回房瞭,其實李毅多想和妻女一起睡覺,但是他怕他們知道,他是鬼。就沒有去睡,在桌子前坐著發呆。

          七天天天如此,到瞭初六,又隻剩下李毅一個人瞭,他緩緩地拿出筆和紙,開始寫一封“遺書”。

          親愛的傢人:

          你們好!

          這是我最後一次陪你們過的年瞭,因為,我已經死瞭,架子塌瞭,我摔落瞭。我實在是太想你們瞭,於是回來看看你們,但是鬼在人間隻能待七天,我該走瞭,你們要保重身體,我要走啦,雖然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對不起,爸,媽,我不能給你們養老瞭,對不起,老婆,我不能撐起這個傢瞭,見到瞭女兒,就對她說,爸爸去賺錢瞭,還會回來的,期限是,三十年。爸,媽,老婆,閨女,再見啦.......

          李毅露出一絲苦笑,這兩天他逃避著黑白無常,而現在,他們來瞭,李毅跟著他們去投胎,卻沒有喝孟婆湯........

          第二天早上,傢人們看到這封信,都哭瞭,唯獨妻子沒有哭。

          “他會回來的。”

          三十年後........

          人們在為一對老夫婦舉辦壽宴,滿百歲瞭。此時,一位老婆婆在招待,所有的親戚都來瞭,卻突然來瞭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老婆婆看著那個年輕人,一臉詫異,而老人卻熱淚盈眶。

          “爸,媽,毅兒回來瞭!讓我孝順您們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