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77abj'></ins>

      <fieldset id='77abj'></fieldset>

    1. <dl id='77abj'></dl>

      <code id='77abj'><strong id='77abj'></strong></code>
      <span id='77abj'></span>

          <i id='77abj'></i>

          <i id='77abj'><div id='77abj'><ins id='77abj'></ins></div></i>

        1. <acronym id='77abj'><em id='77abj'></em><td id='77abj'><div id='77abj'></div></td></acronym><address id='77abj'><big id='77abj'><big id='77abj'></big><legend id='77abj'></legend></big></address>
        2. <tr id='77abj'><strong id='77abj'></strong><small id='77abj'></small><button id='77abj'></button><li id='77abj'><noscript id='77abj'><big id='77abj'></big><dt id='77abj'></dt></noscript></li></tr><ol id='77abj'><table id='77abj'><blockquote id='77abj'><tbody id='77ab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7abj'></u><kbd id='77abj'><kbd id='77abj'></kbd></kbd>
        3. 釣魚的人

          • 时间:
          • 浏览:8

            禾城秋天,夜的帳幔悄然落下。不覺之間,老金坐在這兒已有兩個多小時,除瞭踏上停靠岸邊的運輸船與船老大聊過幾句,再沒挪過屁股。

            老金身邊的魚竿抖瞭一下,料到這回有大傢夥,他小心翼翼地弓起身子,正準備收桿,一聲女人的嘶吼把他嚇瞭一跳。

            真他媽的倒黴,老金一陣激靈過後火氣上來瞭,由於橋上那個女人的嘶吼,不僅是嚇瞭老金,也嚇走瞭上鉤的魚。望著桶裡不足一斤的收獲,老金嘆瞭口氣,又重新裝上魚餌,將鉤子投向烏黑的河道。

            釣魚人最忌諱吵鬧,偏偏此時,老金怕什麼就來什麼,橋上的女人開始歇斯底裡地喊叫,說的這些話老金竟一句都聽不懂。夜色中望去,老金隻看得到那個女人披著長長的頭發,這是他見過的最長的頭發瞭,女人的剪影在橋上手舞足蹈,而她身旁不知何時又多瞭一個男人。“小兩口吵架就在傢裡吵,還他娘的跑到外面來影響和諧!”一向沉穩的老金有些坐不住瞭。

            約摸過瞭半個多小時,老金一直不能沉下心。他不時望望橋上,兩個剪影還在喋喋不休。老金怒瞭,扯開嗓子喊瞭一聲:“橋上那兩個人,他媽的有完沒完瞭!”本以為那兩人被罵之後就收斂瞭,誰知竟沒人聽見老金說話似的,還在拉拉扯扯。

            老金的好脾氣攢瞭大半輩子,今天終於是被激怒瞭。他嚯地起身,一腳踢掉魚竿,大步走上大橋,邊走邊對著那兩人說道:“我說你們兩個人,也不看看幾點瞭,還在這裡吵,不要影響我釣魚好不?我說你,你他媽一個大男人,你連你老婆都管不住?還有你,好好地跳什麼河,你跳河瞭我他媽還能釣魚嗎?”

            老金越說越起勁,他走到跟前,想要繼續教育教育。剛要張口,隻看那男人轉過臉來,惡狠狠瞪著老金,那氣勢讓老金覺得一下沒瞭底氣。他也不想再說什麼,擺瞭擺手,就回到岸邊。耳畔,那兩人奇怪的爭吵還在繼續,老金收拾完東西看到運輸船內還亮著燈,便走過去想休息會,這時,那女人又是一陣淒厲的大吼,老金上船一刻不禁打瞭個趔趄。

            船老大一傢還沒睡覺。看到老金,船老大笑瞭:“喲,您沒走,還在釣啊?”老金嘆瞭口氣,說道:“別提瞭,碰到兩個瘋子。”船老大一臉茫然。

            接著,船老大聽老金講完瞭剛才的見聞。他不信,若無其事地打開艙門,站在船頭望瞭望橋上,哪有什麼人,連隻鬼都沒有。老金不信,也壯著膽出來看瞭看,果真什麼都沒有。

            “難道已經跳下去瞭?”老金想瞭想說,“不對啊,沒聽到動靜啊。”

            船老大拍瞭拍老金的肩膀說:“兄弟啊,我可告訴你,就算跳河瞭你也不能去救。”

            “這是為何?”

            “上個禮拜,”船老大點瞭一支煙,繼續道,“就上個禮拜,我船停這兒,有個女的,和丈夫吵架,撲通一下就從這橋上跳下去瞭。但是我不能救。在我們故鄉,做這種行當的,就他媽有這個規矩,碰到跳河的不能救,救瞭就再也賺不到錢瞭,大大的不吉利。”

            “你真沒救啊?”

            “沒有,我趕緊關瞭燈,讓大夥睡覺。後來不是警察就來瞭麼,沉得太久瞭,死瞭……”

            “哎……”老金搖瞭搖頭。

            “那女的是可憐啊,頭發老長瞭,喏,這麼長……”船老大拿出手比劃瞭下。

            “這麼長?!”老金似乎明白瞭什麼,緊接著,他感到一陣不妙。

            就在老金想離開的時候,船底一聲巨響,很快,所有人湮滅在沾滿夜色的水波中。